解读研究生培养相关文件:导师要会管敢管善管

作者: 生命科学  发布:2019-10-14

“对我来说,参与导师的科研项目是发现科研问题的有效途径。导师每周会选一天时间,与课题组老师一起,针对这一周实验的进展、遇到的问题、分析出的数据,帮我们解决问题,提炼创新点,打开思路,这样就让我们有了发表小论文的基础,也会有助于更好地思考学位论文的框架,之后再做学位论文就游刃有余了。”花阳补充道。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强调,博士生人才培养依然要坚持以提高培养质量为核心,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全面推进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通过“优化生源、科研导向、加强领导、导师负责”,提升博士生人才培养水平。

“我认为导师应该‘会管、敢管、善管’,首先导师要以身作则,在比赛备战的关键阶段,我有时和同学在实验室一起加班到半夜,指导、点拨他们,学生会觉得收获满满,他们做的机器人在比赛中表现很好,还会发手机视频给我看。我曾经带过一位博士生,他是工作5年后重新读的博士,一开始我发现他基础比较差,就给他量身定制了适合其情况的培养方案,让他感到每年都有收获,树立起信心积极进取,他现在回忆起那段时光,还觉得很难忘。但是,现在的学生想法确实比较多了,比如导师严格要求学生,是否算‘压榨’?该怎么界定?我在网上也会看到一些‘过度维权’的现象发生,但作为导师,还是要为人师表。”王军政表示。

图片 1

“不紧张,因为研究成果靠的是平时的积累,临时抱佛脚也没用。”当被问及论文要求可能更严、毕业是否感到压力时,北京理工大学机车学院的博士研究生花阳答道。同学们眼中的他着实是一位“学霸”:经常参加校内外学术活动,先后获得博士生国奖、优秀高水平博士论文育苗基金、工信部创新创业奖学金等。而论及能做到如此优秀的缘由,除了自身的努力,花阳谈到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导师:“我的导师是一位对学生要求很严格的学者,对学生,反对‘60分万岁’,虽然导师要求严格,但学生的收获也很大,我感觉自己出成果也会快一些。所以我认为,导师严格要求是好事,学生也应该理解,毕竟最后受益的还是自己。”

袁卫常务副校长作了总结发言。他强调,在博士生培养中真正把握质量的是各位导师,在学校的博士生培养工作中,一方面取得了在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评选中名列前茅的优秀成绩,但一方面还存在着论文质量、品质的问题。培养创新性人才,首先要从高品质的博士论文做起,希望导师们承担起责任,加强学生学术规范意识、学术道德的培养,做到教书育人、率先垂范;同时需要全体师生及社会各界转变观念,正确认识到攻读博士学位时间的长短并不意味着其学术水平的高低。袁卫常务副校长表示,学校将探索实施3-6年的弹性学制,毕业证和学位证分期发放等措施,以此鼓励博士生潜心做出高质量学位论文。

马陆亭认为,对确无能力完成学位论文的学生,制度设计上还应提供合理“出口”。因为博士论文训练不再是被动地完成任务,大量工作需要自主探索完成,导师只能提供方向上的指导。一些学生确实因为思维能力不够强,很难达到水准,但又需要在规定年限毕业,导师压力很大,某种程度上就会存在“放水”的情况。所以希望今后制度上能设计出口,研究生课程学完了可以授予一个合乎规范的证明,让用人单位能够承认其完成了一些教育环节,也有相应的学习投入,能够让不适合者体面地退出这一培养机制。“所以,出口多其实是有助于规范的,既减轻了导师的负担,也真正保证了学术论文的高质量,这也是对真正兢兢业业治学的学生的肯定,对教育公平的维护。”

纪宝成校长从当前我国高等教育的规模和质量两方面分析了研究生教育的重要性和存在的问题。新世纪以来,随着高等教育改革的深入,我国正由高等教育大国向强国迈进。作为以人文社会科学为主的综合性研究型全国重点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近年来的研究生教育在规模、体制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指出,虽然学校在教育部学位评估中心公布的2007-2009年全国81个一级学科排名中有7个一级学科排名全国第一,但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提升质量的问题,应当居安思危。纪宝成校长强调,生源质量是保证博士生培养质量的第一关,为此学校积极推进博士生招生制度改革,扩大导师和学院的录取自主权;博士生培养质量的关键是导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核心是导师负责制,重要的是加强学术规范和学术导向,在博士生的培养过程中,导师和学院应树立责任意识,以科研为导向,让学生充分地参与到科研项目中来,提高学生学术研究能力,严把学术道德关。

研究生培养质量的提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更多观点认为,《通知》起到了很好的导向作用,但针对导师考核、出口管理、课程体系优化等涉及具体培养流程各环节的制度举措,还有待进一步细化。

会上,校长助理、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吴晓求作了主题报告《关于我校研究生教育改革与发展若干情况的通报》,以大量的数据介绍了新世纪以来学校研究生教育在学科发展、优化生源、导师队伍建设、招生制度和提高博士生培养质量等方面取得的成果,同时提出了存在的问题。报告中提出了相应的改进建议:在博士生复试和录取中,进一步发挥学院和导师的积极作用;采取更加积极稳妥的措施调整生源结构,提高生源质量;推进硕博连读制度改革;不断完善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方案;深化博士点学科专业主文献制度;探索研究生教育毕业证与学位证的分离制度;进一步增强研究生教育的国际性;加强学位论文尤其是博士学位论文的质量监控与管理等等。

马陆亭认为,导师起到的作用主要是锻炼学生的科研能力,不管是对硕士还是博士生,无论是学习方法论的训练、选课的指导,还是带领参加科研课题,让学生参与到科研的合作中,导师都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但师生关系的复杂性在于,各种科研项目、每位导师都是千差万别的,学生个人的能力水平、学术热情、读研究生的考虑也不尽相同,导师和学生有时会出现‘随机’的现象,有时带的学生很优秀,有的就并不尽如人意。所以可以通过制度的设计来调节,比如建立‘导师组’,让三至四位导师共同辅导学生,其中一人为直接责任人,这样对学生的情况就会有个相对公平的看法,对学生特点的把握也会更全面到位。所以还是需要通过更好的制度设计来规范研究生培养,既鼓励发挥创造性,也要有规范的边界。这样才能使人才培养有比较稳定的质量。”

图片 2

花阳希望每个环节的时间节点更为清晰,如果各个环节的培养力度加大了,每个环节更明确了,自然会引导学生把精力更多集中在科研本身。“另外还建议硕士生和博士生期间的课程能够精简,更重视学科方法的训练,还应多引入奖励措施,鼓励学生们多参加学术活动,这样更有利于与同行交流学术成果,促进提高进步。”

图片 3

解读研究生培养相关文件:导师要会管敢管善管

6月17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2009年博士生导师工作会议召开。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袁卫主持,全校在职在岗、离退休返聘、校外兼职的400多名博士生导师和各学院主管研究生工作的副院长、研究生教务秘书及相关部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强管理——导师权责有待进一步明确

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刘亚敏曾提出,目前各高校实行的“导师负责制”其实尚在探索中,没有形成公认的科学模式,对研究生导师的权责也没有界定清楚。有的学校以经济利益为杠杆,研究生导师首先要争取课题,争取经费,再用课题经费为研究生支付各种费用;有的学校在强调导师责任的同时,忽视了导师的权利,最终也使导师的责任“虚化”。要从根本上提高研究生培养的质量,则须根据研究生教育的现实与未来发展的需要,对研究生导师施以恰当而明确的角色定位,并赋予导师相应的权利与职责。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dkk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读研究生培养相关文件:导师要会管敢管善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