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青”资助“水涨船高”

作者: 生命科学  发布:2019-11-17
天津:基础研究经费向青年人倾斜

风雨二十载,“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于2014年正式迈入第20个年头,这项高端科技人才资助项目再度迎来飞速发展的契机。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陈凌懿凭借着“Erk调控多能性和端粒长度的分子机制”这一课题,从天津市科技部门申请到了100万元的科研经费,这是他科研生涯第一笔较大数额的经费……而以往,像这样的基础类研究课题,不仅经费申请难,而且最多只有6万元。

两个月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参加相关座谈会上表示,将加大“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力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副主任高文院士日前在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透露,“杰青”资助额度今年即将翻番,将从此前的200万元增加到400万元。

改变,得益于科研经费向基础研究领域青年人倾斜的政策。如今在这一“指挥棒”引导下,天津的高校、科研院所已经逐渐营造出支持青年科学家投身基础研究、鼓励包容青年人创新探索的良好氛围。

为何“杰青”能够获得如此重视?金额提高后,对于科研人员会有哪些影响?如何保证大笔的资助经费落到实处,真正发挥作用?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四成经费专给青年人

从200万元到400万元

与应用类科学研究相比,基础研究偏“冷”——研究周期长,加之科研经费紧张,因此很容易让青年科研人员望而却步。记者了解到,以往,天津青年科学基金仅资助35岁以下青年科技人才,每年最多可资助150人,资助强度为6万元/人。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我国风向标式的高端科技人才资助项目。1994年,鉴于当时的人才断层情况,刚从海外归国不久的年轻学者陈章良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建议设立支持科学家自主选题、自由探索的“总理基金”,后正式命名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

“虽然每年资助的人数挺多,但是由于单一项目支持力度不大,因此研究成果很难达到预期设想。”2018年12月29日,天津市科技局基础研究处处长金双龙说,“基础研究领域的青年学者科研积累、经费筹集能力都比较薄弱,要鼓励他们坐好‘冷板凳’,就需要科技部门给他们提供长期的跟踪扶持。”

高文介绍,此前“杰青”基金每年资助200人,资助期限4年,每人资助经费人民币200万元。从2014年开始,经费将增至400万元。此外,对于已获得“杰青”资助、项目正处于执行期尚未到期的科学家,其资助额度也会有相应的调整,即在原有200万元的基础上,执行期内每年增加40万元。

为此,天津市一改以往“撒芝麻盐”的传统科研经费使用方式,从2017年开始,主动缩小资助范围,加大了对单一课题的资金支持力度。每年安排专项资金3000万元,只遴选30人,资助金额100万元/人。

高文解释说,“杰青”基金之所以变化幅度这么大,因为它属于“总理基金”,是“从总理的口袋里掏钱”。

“重点支持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绩的青年学者。”金双龙解释说,“资助项目没有门槛和特定方向,申报的青年学者可以自主选择课题方向,自主地开展创新研究。”

此前,在8月21日举办的相关座谈会上,李克强和历年“杰青”代表进行了座谈,听取了大家关于未来应该加大对杰出青年科学家资助的建议。他当场表示:“不用等待‘未来’,今天就可以确定的是,要加大资金投入支持的力度。”他强调,要加大对青年优秀人才的扶持,让他们“有希望、有前景”。

如今,随着政策的实施,天津每年支持青年学者的科研经费已占到了全部基础研究经费的45%以上,2019年,这一比例还将有较大幅度提升。

记者了解到,除了“杰青”个人经费上调外,支持优秀中青年科学家团队的“创新研究群体项目”,也加大了资助力度。原有的每个创新群体3年资助期内可获经费600万元,期满通过评估可延续资助3年,再获600万元,最后约有四分之一的优秀团队最高可获9年资助。而从2014年起,创新群体一经批准,可立即获得6年、1200万元的资助,并且有望增至1800万元。此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旗下的“优秀青年科学基金”也计划增强资助力度。

给青年人开辟绿色通道

资助金额提高很合理

南开大学化学学院教授牛志强凭借研究课题“碳基柔性储能器件”获得了2018年度天津杰出青年基金支持。由于课题研究关系,他需要经常访学出差,虽然很忙很累,但牛志强却从不用为差旅费是否超标而发愁。

统计数据显示,20年来,国家“杰青”基金共资助学者3004人,资助总额近45亿元。首批入选的49人,每人资助额度为60万元。此后,资助力度曾上调至80万元、200万元。

“经费使用上,我们有着很大的自主权。”评价起科研经费的申请和管理使用,牛志强赞不绝口。

在《中国科学报》记者参加的多次关于“杰青”的座谈会上,多名代表就曾表示,在“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人才计划不断涌现的今天,“杰青”基金的资助额度显得有点过少,希望考虑物价因素加以适当调整。在基金委层面,包括杨卫主任在内的领导也曾提过,希望提高这项基金的资助额度。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有限的科研经费发挥最大的带动作用,天津市科技局对经费申请、使用、监管进行了整体的优化和革新。

对此,中科院电工所研究员宋涛认为,资助金额提高“肯定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杰青”的竞争激烈,加大到400万元比较合理,力度也比较合适,“只要能加强监管的体系就没有大问题”。

“我们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在保障经费使用大方向不偏离的前提下,尽可能地方便研究工作和课题推进。”天津市科技局基础研究处副调研员郭彤形象地称之为“给青年学者开辟了绿色通道”。

宋涛认为,“杰青”的扶植力度大,是因为这项人才资助项目竞争激烈,能获得“杰青”称号的科学家是经过了多轮比较和筛选出来的。就人才基金而言,“杰青”比较突出、公信力比较强,所以国家的扶植力度就大。“‘杰青’是采取严进宽出的制度,对项目的评审是一部分,更多的是对人的评审。这也是国家科研体制改革的一部分。”宋涛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dkk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杰青”资助“水涨船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