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

作者: 生命科学  发布:2019-10-19
经费使用,少了多少别扭?
让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

■本报见习记者 程唯珈 记者 李晨阳

■本报记者 秦志伟

谈及科研经费,不少科研人员对其可谓是“爱恨交加”:总是需要绞尽脑汁,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才能顺利地追逐理想,展开科研进程。

2016年7月,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见》。一系列“松绑+激励”的利好政策让科研人员纷纷点赞。

回顾近年来国家出台的各类科研政策,两会代表委员普遍反映,其中针对科研经费改革的文件,带来了许多积极变化,有效释放了创新活力,但未来发展还任重道远。

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一直关注我国目前的科研经费管理体制。今年两会期间,他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出台后,他将会更关注政策的落地情况,“在走创新型国家道路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我国科研经费管理在符合科研规律的同时,应该更快、更好地服务于科技创新”。

“有了科研财务助理后,我再也不用像会计一样算账、跑报销了,省出了大量的时间搞研究!”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大学教授陈保善告诉《中国科学报》,过去他为了申请项目经费,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埋头做预算、填表格。如今,这样的局面已经越来越少。

“要把国家的钱花在刀刃上”

“做科学家,需当好会计”

什么是科研规律?在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吴鸿看来,科学是要发现未知的东西,科学研究也具有不可预见性,“体现在科研经费上,就是不要管得过死。”

科研经费是创新活动的重要保障,而国家财政拨款几乎是这些经费的主要来源。即使是学术再精的科研人员,也难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烦恼。

早在2015年两会上,吴鸿就建议以预算、决算制度取代目前普遍实施的财务发票报销制度,实现科研经费管理的科学化。“但当时相关部门回复说不太现实。”吴鸿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然而,编制课题经费需要充分想象力,预测未来几年的差旅费、交通费、会议费、仪器费等;项目结题时还要把项目执行期间花的每一笔经费,与申请课题时的经费预算一一“对表”,如果“对”不上,就要开动脑筋、想方设法“对齐”,否则通不过审计。

2016年两会上,贾康提交了《关于尊重科研规律,在横向课题经费管理中去行政化》的提案,之后也没有得到书面回复,而是被通知提案已作为委员意见建议转交相关部门参考。贾康认为,当时这个问题还比较棘手。

“不但预算麻烦,而且以前等待拨款经费是个漫长的过程,往往耗时较长,甚至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严重耽误了工作开展。一次有个项目都到年底了,上面催要年度进展报告,但经费还未下达。”陈保善笑着说。

2016年7月,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意见》从科研经费预算调剂、经费比重、开支范围、科目设置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松绑+激励”的措施,受到了科研人员的欢迎。

课题执行过程中的报账也一直是令研究人员头大的问题。“财务报销前,我需要仔细准备材料、验证发票、贴发票、写申请,找领导签字,之后送到财务,财务说你缺啥材料,又拿回来补。”陈保善说,每学期要报多笔账,占据了大量的工作时间。为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很多科研人员不得不在双休日、节假日和下班时间加班加点搞科研。

吴鸿对劳务费开支的规定印象深刻。根据《意见》规定,劳务费不设比例限制,意思就是参与项目研究和项目聘用的人员都可以开支劳务费。“虽然《意见》规定还没有具体落实到我们这个层面,但相关情况已有很大改观。”吴鸿说。

他表示,有些项目依托单位自己制定的报销科目与项目下达时的预算科目不一致,也造成了一定的混乱。

今年年初,吴鸿等5位教授申请了300万元的广东省创新团队项目,按照2016年3月《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规定,劳务费按40%比例计算,即120万元,但经过团队成员协商,他们只报了80万元。

从烦琐财务中解放出来

吴鸿向记者具体介绍了他们的计算过程:五年研究周期,平均每年16万元,项目组共40人,实际每年每人4000元。“要把国家的钱花在刀刃上,让钱发挥最大作用,国家也应该相信知识分子。”吴鸿说。

“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

“中央让走十步,地方只敢走五六步”

2018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今年1月,科技部、财政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优化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和资金管理的通知》,进一步明确整合精简各类报表、减少信息填报和材料报送、精简过程检查等多项措施,切实减轻了科研人员负担。

虽然吴鸿认为广东省最新科研经费管理条例的规定已经有很大改善,但与《意见》规定的“劳务费预算不设比例限制”仍没有同步。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北京市。

金沙澳门官网dkk,“在一年之内,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相关办法进行了多次修订完善,充分体现了改革的决心与力度。”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林对《中国科学报》说。

2016年9月,北京市在全国第一个出台了贯彻《意见》的地方新政《关于进一步完善财政科研项目和经费管理的若干政策措施》。

陈保善表示,为帮助科研人员潜心研究,改革后项目组设立了专门的科研财务助理,负责课题经费的预算、统计和财务报销等业务,让他从复杂的“会计”事务中解放出来。

随后,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根据《意见》《措施》等国家、北京市政府相关政策要求,制定了一系列科研项目经费管理办法,但他们在制定时遇到了说法不一致的情况。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dkk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让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