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改变了什么

作者: 互联网资讯  发布:2019-11-10

关于创新的认知是时下最重要的话题之一,过去的20年让我们见识到了什么是颠覆式创新,什么是“黑天鹅”。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讲,包括很多企业的决策者,创新是很难规划的。数字化时代的创新根基来源于科技的应用,而技术的应用已经打破了我们现有行业的划分。作为一个想在数字化时代发展的企业来说,势必需要在科技创新方面做出尝试,除了前面我们提到的在战略制定和组织结构上的转型之外,还需要在科技领域做些什么呢?

  我坚信,当私有云服务的持续迭代和提供的能力跟公有云几乎持平的时候,私有云市场会迎来更大的发展,因为在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下,应用的快速递交、开发已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企业不会轻易把核心的东西放到外面去,现在是不得以,所以我认为私有云还会有更大发展。

总结我们本章节的问题:数字化企业是以客户中心为基础,以科技为引领,在统一愿景下建立了实时战略机制和敏捷生态的生机型组织。

移除

下面我们就从这几个维度来看看数字化转型给企业带来的转变。

  再举一个案例,VMware为江苏常州电子政务中心提供的虚拟化和分布式架构技术,实现计算和存储融合并池化,统一了计算和存储虚拟化的管理平台,我们提供的智能存储策略,可根据业务应用系统对存储的不同需求,按需调度存储资源,在同一平台上为不同的业务系统提供“个性化”存储服务。可以说实现了云化的统一安全管控,应用可在多个中心之间自由迁移,也可以分部门、分应用进行安全控制。

数字化企业是什么样的?

  李刚:总体来说,国内现在私有云发展比较慢的原因是重管理视角和资源视角,他们在建私有云的时候,出发点是如何能够把资源更加灵活的部署,更好的管理,这个错了吗?将传统的资源整合起来,绝对是没错的。但是如果只停留在这儿,那就不对了,还需要去做上层服务。国内的很多私有云的建设还停留在只重资源优化整合和管理上,基本是由IT基础架构人员在主导私有云建设。

这样的组织毫无疑问是生机型文化的代表,而这个科技时代又要求我们有追求技术卓越的组织特点。这里的“技术”不应该狭隘地局限于写写程序,或者摆弄两下电路板,而是更加全面的从用户体验到产品设计的匠艺追求,一言以蔽之为“止于至善”。为什么这个时代我们会如此强调这种追求卓越的匠艺精神呢?原因来自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很大程度是由科技的快速应用产生的,而如何应用及在什么地方应用很大程度上不可预期。为了适应这样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能够在科技领域持续学习。学习本身并非是一件易事,更别谈持续,为了让组织能够建立持续学习的氛围,鼓励大家在技术上追求卓越就成了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

  李刚:VMware的多云战略具体可分为四个方面。第一,使私有云更加简单。核心叫做升级私有云,让私有云服务变得更加丰富,让私有云具有公有云服务的丰富性的同时,又具有私有云原生的安全可控性。目前我们正在大力推动客户的私有云升级,能够持续迭代和丰富服务模式,能根据用户需求快速提供服务。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代,“变化是唯一的不变”成为了我们工作的基础。这个基础同样适用于我们的转型工作,这次转型的最大挑战就是无法描述一个确定的终点。对于和我一样理工科出身的从业者来说是需要持续的认知调整和适应的,正如这一波的人工智能应用已经和20年前的尝试有了非常本质的不同,大家不在寻求某个固定的算法,而是尝试在大量的数据里去应用不同的算法从而找到一些客观的规律,更有甚者这些规律本身也并不要求我们人类可以理解。

  《大数据周刊》:移动和物联网已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5G网络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请分享一下您对此的看法。

科技与创新

  《大数据周刊》:在VMware帮助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典型案例可分享?

既然是转型,那么我们就需要理解TO-BE的模式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够指导转型的方向,逐步建立一致的愿景。而这个愿景在抽象层面上是高度统一的,就是“客户中心”。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以客户为中心已经提了几十年了,依稀记得儿时一些前卫的商家打出“客户就是上帝”的标语来吸引买家。但数字化时代赋予了客户中心非常不同的含义,客户为中心不再是简单地收集客户反馈,持续提升自身服务;而是更加全面地发掘客户深层次的需求,创造性地拓展服务领域和服务方式,完成与客户的共同成长。

移除

产品经理是时下最热门的岗位之一,锤子手机的创始人老罗经常说的口头禅就是“你们IT人做不好用户体验,那就让我来当产品经理吧”。老罗这句揶揄的话里存在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谈到IT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一帮工程师们,然后的场景是在电脑上敲打着各种命令,最后说可以工作了,旁边的非IT人士们一脸茫然。而这些非IT人士们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我们的用户,在iPod之前的那个时代我们设计的系统可能都需要厚厚的说明书,用户需要参加几天的使用培训。对比这个数字化时代,用户可能连一页“快速启动”都不愿意再看到,开箱即用成为一个数字化产品的标准体验。

  李刚:以广东三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例,通过部署VMwarevCloudSuite,帮助广外语外贸大学搭建了以服务为中心的云计算运行平台,成功实现从管理型职能向服务型职能的转型。随着各类业务的发展,广语外贸的IT系统和网站越来越多,新系统上线审批流程长,人员效率低,无法满足现代高校从管理向服务的转型。我们提供的云平台项目,其数据中心实现了自动化数据中心资源调配,提高运维管理能力,并实现任意设备、任意地方的资源访问。

进化论是我们已知最可信的人类演进认知,两个核心观点是:随机变异和适者生存。生物的基因变化是随机发生的,而“筛选”这些突变的条件就是看能够适应于当时的环境,适应者被保留了下来,而不适应者就被淘汰。最近传遍朋友圈的德国鳌虾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神奇进化案例,几十年的时间就依靠变异出的自我复制能力征服了欧洲的水域。

  李刚:主要是企业意识的转变,IT管理人员要从资源拥有者的角色多去考虑如何为用户提供服务。另外,企业应该以应用为核心,应用会成为企业核心的竞争力,而IT管理者应该更多、更好、更快速的去创新和提升应用。对于一些临时起意但非常不错的创意鼓励立刻开发,因为企业的创新速度会逐渐拉大同行业之间的距离。

在前文解释数字化企业的框架时我们已经提到了技术卓越方面的要求,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文化平台,要求组织围绕新科技建立持续探索和尝试的机制。这不是简单的每年搞两次黑客松,或者让员工去开源社区做点贡献,而是从组织文化层面建立对探索和创新的鼓励,并搭建一个赋能平台,让有意愿的员工有机会去应用新科技和新实践。

所以我们这里说的客户中心、从用户出发,要求产品团队、甚至整个组织的所有人都以此为自己工作的准则。从这点出发就不难理解刚开始的小米为什么要求每一个员工都泡论坛、聊用户、找需求了。当我的印度同事来华第一件事情是去采购小米手机的时候,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句话就彰显了其市场价值。

  其次是在今后的业务发展里,IoT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应用场景,而这个应用场景出现了一个新的技术热点,就是边缘计算。边缘计算是指需要有更多的计算能力服务在云的边缘地方,并不是把所有的数据和计算全部回到云上操作,因为环境里面设备数量大增导致数据量大幅度增加,如果继续过去那种云管端的模式是不能够扩展的,会有一层新的计算平台出现,那就是边缘计算。边缘计算的计算能力和数据处理能力更靠近设备,靠近物联网里面的物,VMware在向这个方向发展,也在做相应的技术。

图片 1

   混合云策略将会是“云”的明天

这个悖论的核心实质在于对战略“正确性”的重新定义。如果我们从一个实验的角度去看待数字化时代的战略及投资,正确的含义就从简单的是否为企业带来了利润,变成了是否为组织注入了新的经验。世界著名的协作平台Slack就是由一家开发塔防游戏的公司在自身演进过程中“转型”得到的,而这家公司在认定了Slack这个成功经验之后,也已经放弃了自身过去的游戏开发主业。这样的例子在互联网企业中并非个案,成功的企业家和管理者懂得如何去认知这个时代的反馈,将反馈快速转换为组织经验,然后快速指导企业战略上的调整,从而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益。

  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物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给经济、社会、日常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新技术改变了IT架构,也在重塑经济社会和商业模式,于是政府上云、企业上云、用户上云,智慧城市、互联网+企业、智能制造等应“云”而生。

在这个维度上对很多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组织结构上灵活性的打造和组织愿景方向的统一。在过去几十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国很多大中型企业都逐步建立起了相对完善的组织机构和流程规章,稳定的架构为这些企业提供了业务运作上的主干保障。然而稳定也带来一定层度的僵化,逐渐失去了对市场变化的响应能力。如何在稳定和灵活之间找到平衡是现代组织管理者面临的最大挑战,银行就是时下面临这样压力的一个典型行业。

  《大数据周刊》:能否介绍一下VMware在中国未来的战略规划和愿景?

数字化是时下炙手可热的话题,这两年可能没有哪家企业不在战略规划里提到数字化的。但数字化的具体定义,各行各业却是百花齐放,唯一能达成共识的,就是狠命上IT系统。很多人认为,数字化转型是一定要搞出比竞争对手更完备的IT平台。虽然,这有利于IT行业的蓬勃发展,但这样的视角也是危险的,几乎一开始就设定了一个失败的方向。

图片 2

显然期望产品经理都是乔布斯是不可能的,即使标榜追求匠艺的老罗领军的锤子手机在市场上也是褒贬不一。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就是数字化产品并非团队中某一个人决定所有细节的,这个时候避免工程思维里的“可以用了”就是一个非常挑战的任务。即使外形越来越漂亮的机顶盒,调节音量也始终是两个遥控器的事儿,经常家里会传来非IT人士的怒吼“为啥音量最大了还是听不见!”。

  另外,业务创新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服务银行、保险的低柜业务,需要用pad跟用户直接沟通,这样的业务场景可能涉及到核心用户不能外泄的敏感信息,而后台可以直接访问这些核心数据库,必须保证其安全可控,那么该如何平衡?在这方面VMware可以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

让体系化创新成为常态

  近两年,云的发展速度之快既在情理之中,又超乎人们的意料。云的发展已经跨过如何落地而成为IT产业发展的战略重点。VMware是全球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的领导厂商,凭借跨云架构和在数据中心、移动及安全领域的解决方案,为众多企业和政府提供了掌握软件定义业务和IT的方法。

客户为中心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情,当你走入自己的产品团队要求大家每周有一天调研观察用户的时候,答案很可能是“我手上的功能很紧张,这周必须交付”,“产品经理上周去过了,刚收集了反馈回来”,“我们还没有上线,不知道确定用户” ... 而实际运作过程中你又会发现业务和IT的部门墙,领导下达的关键任务等阻挡着你的前进。这一点的改变牵动着整个组织的转型,而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就是改变现有以完成工作任务为导向的工程思维,转而关注用户价值创造的成效思维。已经有很多业内的具体实践沉淀了下来,但关键一步是如何打开组织每个成员的心扉。

         作者:常霞

在论述新的战略方法时我们提到了快速实验,作为组织在科技方面的第二个平台就是数字化平台,这个平台能够较为全面的支撑实验的落地,以低成本的方式获取有效的实验结果。通过对多个行业的总结,提炼出了如下的指导框架,帮助大家理解数字化平台的目标和功能。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平台的构建原则最核心的一条是:始终保持一个“活着”的平台,即从构建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尝试着尽快推向用户,这个平台也必须实践客户为中心的核心原则!

  第四,我们把自己的一些跨云管理平台放在公有云环境下作为一种SaaS的服务提供给客户,然后让客户能够实现跨云管理。并且能够实现统一的资源管理和安全管理,属于用SaaS的模式去管理混合云。

在总结了这两年的相关咨询经验后,我们希望提炼一个数字化企业模型来帮助大家理解数字化转型的真正含义,并且能够了解转型背后的商业动机。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努力让模型保持精简,尽量保证每个模块都能够指导管理理念上的转变。本文中我们也就这个模型和大家一起来分享对数字化转型的一些认知。

图片 3

进化型组织

  李刚: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广泛,对于VMware来说,首先,我们提供的云平台能够让用户更便捷地汇集数据和部署应用。另外,VMware自身的技术和产品也开始越来越多的采用这样的技术。比如安全类的产品,我们有一款叫做AppDefense,这个安全产品是对应用的行为进行分析、诊断,判断是否存在异常或恶意威胁,可帮助客户保护基础设施安全以及技术供应商合作伙伴的整体生态系统。能够快速捕获和发现应用程序并确定其行为,检测应用程序出现的问题,并在发现对应用程序的攻击时及时做出响应。

一切从用户出发

  第二,让我们的私有云技术栈可以在公有云上获得。比如整套私有云服务,在公有云上也可以获得我们整套的技术栈。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有些客户是临时性负载,他需要有一个按需付费的模式来获得,而不是像私有云建设是按资产来获得,比如快速扩充出去,用完即可收回。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在公有云环境下有一个VMware的技术栈,它的应用可以完全不做任何更改而获取。

我经常揶揄和我同辈的顾问们会被拍死在数字化的沙滩上,我们身边的90后、00后们实际上已经展示出了对这个时代不确定性的适应性。他们展现出了更强的自我创新意愿和能力,而我们需要给予新一代的是更宏伟的愿景,和更灵活的支撑。只有通过这样的努力我们才能在未来的组织中凝聚充满创新思维和热情的生力军们,形成组织级的体系化创新能力,让创新成为新常态!

移除

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我们的战略不是一种计划,而是一种构建。这个构建包含了我们对一系列“实验”的定义,及相应的投资。这些实验对比过去的计划时间更短、投资更少。好的实验一定是围绕客户价值创造展开,并且有明确数据度量的。在这个看似简单的转变下却是决策者战略认知的根本转型,这也是为什么ThoughtWorks开始关注这一类的领导者,并总结出胆识型领导者的原因。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战略往往是关系企业生死,是非常严肃的话题。这样的定位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把战略制定变成了一件神秘而繁杂的事情。一些大型企业的战略制定需要数月到半年的时间,然后分解执行又需要大半年,最后的结果是还没有开始执行既定战略,市场就已经改变了。

  VMware认为,消费化将直接影响企业推动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方式,它正颠覆员工预期、激发新的应用需求并催生革新业务流程的新机遇。VMware将帮助企业利用终端用户计算解决方案,实现随时随地利用任意设备访问所有应用的移动化工作环境,为企业打造全新的数字化工作空间。

图片 4

  所有混合云都是被动的混合,第一种混合是当企业内部私有云不能满足要求时,就需要公有云来支持,但要确保公有云的安全保障,也就是说安全策略要能够在公有云上满足实现。这种混合云,首先要求统一管理,要把公有云和私有云环境下的安全做到统管。如果再细分还可以分成两种情况,一是安全保障,二是资源统一管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dkk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化转型改变了什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